關於部落格
小可愛
  • 14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新媒:中國欲恢復二戰日本戰略 但不會像日慘敗


  【環球軍事報道】新加坡《海峽時報》12月27日文章,原題:中國與美國:從硬實力到軟外交 2014年的很多時候,中國試圖恢復70年前日本宣佈的一個概念:亞洲人的亞洲。但如今中國可能不會像當年日本那樣落得慘敗。
  老牌強國抵制新興強國要求對全球議程發揮更大作用,會加劇緊張並破壞現有世界秩序。這恰恰是近年來中美之間發生的事,也是中國“亞洲人的亞洲”政策的驅動力。
  近來,北京告別炫耀肌肉,轉向與美國領導的秩序的利益合流,這帶來了中國明年不會引發大規模地區動蕩的希望。
  實際上,7月份中國從有爭議的西沙群島撤走石油平臺,也不那麼頻繁地向釣魚島派海監船了。北京還變得更願討論制定南海行為準則。中國魅力攻勢的最重要部分是改善對日關係。習奧達成的期待已久的氣候協議也不是小事。
  北京更柔軟的新外交動作,支撐起一個微妙的外交政策。中國向東南亞鄰國提供慷慨的經濟激勵舉措,從而削弱了他們聯手對抗中國的意願。實際上,在整個地區,北京已經從使用硬實力轉向施展軟外交,正在運用經濟力量挑戰西方主導的多邊機構。
  如今,美國的經濟尚未完全複蘇,其政治也日益失靈。這就造成了全球權力真空,而中國正試圖通過精明的外交和經濟力量填補,這一切從亞洲開始。▲(作者尹永寬為  (原標題:新媒:中國欲恢復二戰日本戰略 但不會像日慘敗)
繼續閱讀

《一步之遙》講了啥


  7日晚,包括本報記者在內的全國數十名媒體記者,受邀在北京奧體中心國奧體育館《一步之遙》原定首映禮現場,觀看了該片的三個片段,總計約50分鐘。
  本報記者 倪自放
  ●片段之一:
  洗黑錢名利雙收
  電影一開始是黑幕,隨之是演員文章的獨白,文章扮演的武大帥的兒子武七,來找薑文扮演的馬走日,把他家的“NEW MONEY”變成“OLD MONEY”。因為武七追求的意大利小姐嫌他是“暴發戶”,武七要馬走日幫他把錢花了,這樣才顯得他有範兒。隨後馬走日和葛優扮演的項飛田,一針見血地指出“這不是洗錢嗎”,武七說,對,就是洗錢。
  簡單說,這部分的內容就是,馬走日和項飛田以辦大型活動為名為客戶洗黑錢,客戶的錢花一半,馬走日和項飛田賺一半,既得到了錢,名聲也出去了。其間薑文、葛優、文章臺詞犀利直白,對當今某些行業似有影射之意。
  ●片段之二:
  花國大選暗指選秀
  馬走日洗錢的手段,就是舉辦花國大選,即選美比賽。這一段先是回顧了前面兩屆大選,用的是黑白紀錄片形式;回到選美現場,是操辦者薑文、葛優在上面講話,以說相聲的形式,極力鼓吹花國大選之重要性,甚至調侃了“人類登月”……誇張的言辭,勁爆的音響,時間略長的大腿舞橋段,讓花國大選橋段充滿荒誕意味。
  ●片段之三:
  馬走日闖武大帥家
  葛優扮演的項飛田與文章扮演的武七因為“花錢”,被武大帥抓了,囚在家中馬廄中。薑文闖武家救人,首先碰到周韻飾演的武六,這中間是一段薑文與周韻的浪漫愛情戲,火車中鋪就的金色玉米粒沙灘,躺椅、遮陽傘、比基尼、大海,薑文與周韻大秀浪漫。薑文要說服武大帥放人,這一段的臺詞充滿調侃和重口味……北京12月8日電
  本稿件所含文字、圖片和音視頻資料,版權均屬齊魯晚報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個人未經授權不得轉載,違者將依法追究責任。  (原標題:《一步之遙》講了啥)
繼續閱讀

國平:不打自招的“買賣說”





視頻加載中,請稍候...

自動播放 






play
復旦投毒案二審14小時




play
辯方質疑黃洋死因



向前
向後




林森浩的父親林尊耀
庭審現場
  今日對話
  “復旦投毒案”二審開庭 投毒動機等成辯論焦點
  二審開庭前的一個雨夜,本報記者輾轉在上海一處普通的廉價旅社裡找到被告人林森浩的父親林尊耀。
  消瘦的臉龐、黝黑的膚色,這位來自廣東汕頭的淳樸老人,有著典型中國農民的耿直——“我打死也不信兒子會故意殺人”。在兒子出事一年多後,這位“父親”第一次敞開了心扉,將諸多之前埋藏在心中的苦澀和實情,向記者娓娓道來……
  文/圖廣州日報記者陳慶輝、賀涵甫
  昨日上午10時,廣受關註的復旦大學投毒案二審在上海市高級人民法院第五法庭公開審理。一審中沉默少語的林森浩,在二審更換了辯護律師,庭審中也更加主動。記者在現場獲悉,被告林森浩對一審認定的故意殺人罪罪名有異議,稱自己無故意毒害黃洋的動機,並表示投毒後,從宿舍衛生間接水,將液體進行了稀釋。庭審一直持續到昨晚12時左右才結束。
  庭審結束時,林森浩最後說,“如果能僥幸免死,我會好好贖罪,如果不能,希望你們能儘快走出去,好好活著。”
  黃父:“絕對無法原諒”
  被害人黃洋父母在開庭前半小時出現在人們的視線中,瞬間就被來自全國各地的媒體團團圍住。“太煎熬了,九個月來,他(黃洋)的媽媽整日以淚洗面。每個月都在等。我心裡很痛,每次和別人說起這個案子就像揭開心靈的傷疤。這個地方距離兒子讀書的地方很近,為人父母,失去孩子的痛苦實在太沉重了。”
  “不光是我,我們整個家族都因為這個事情而痛苦”。黃父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自己前一晚幾乎一夜未眠,到了上海的這兩天因為天涼還感冒了,“睡不著,這段日子沒一晚睡得著。”而這次開庭是在肇家浜路上的高院,更是讓他心碎,“離我兒子去世的中山醫院太近了,不能想。”
  談及林森浩上訴理由中稱,自己並沒有故意殺人,黃國強顯得有些激動,“如果不是故意,為什麼要買毒藥?”“他毀掉的不只是我的兒子,還是我們一個家族”“絕對無法原諒。”
  而林森浩的父親林尊耀疾步而來,不發一言,迅速進入了法院,沒有接受任何媒體的採訪,就在距離黃國強不到300米的地方。
  林森浩:“我沒有殺人動機”
  辯護律師對林森浩進行了第一輪詢問,過程中林森浩情緒起伏,數次中斷控制情緒。他說:我是“很空”的人,沒什麼價值觀。當律師問及有什麼對黃洋父母說的,林森浩停頓了一下說:“對不起,沒控制好。”隨後,他開始抽泣並再次開口說“對不起,說不了。”隨後,林森浩失聲痛哭,無法言語。
  庭上,當檢方追問林森浩究竟為什麼會想到用已經塵封已久的二甲基亞硝胺去投毒,而不是其他化學用品,林森浩回答,可能是一種很微妙的聯想,曾經有人問過他 “你會不會用這種東西去毒害別人”,所以當時就勾起了這個回憶。
  林森浩表示,自己並沒有殺人的動機,他在上訴狀中稱,判決書上認定“林森浩因瑣事對黃洋不滿,逐漸對黃懷恨在心,決意採取投毒的方法加害黃洋”的事實錯誤。實質上上訴人只是出於“愚人節”捉弄黃洋的動機而實施投毒,沒有殺害黃洋的故意。
  林森浩還澄清,他對投毒後的飲水機中的液體進行了一定的稀釋:“做完這個事以後,我把飲水機的凹槽揭開,看到裡面的水比較黃,就用自己的刷牙杯先後舀出兩到三次……每次舀出後,我從四樓盥洗室接水倒入飲水機,大概兩次。”
  辯方:黃洋死於乙肝
  辯方兩位律師在庭審中多次提及關鍵證據制譜圖,並稱只有得到該圖,才能知道黃洋中何毒以及毒品的劑量,但檢方卻遲遲不肯拿出。辯護人稱,檢出二甲基亞硝胺的證據經過多人的手中才到了公安手中,即便是醫學專業人員,也很難保證證據的純粹性。
  而辯方請來的北京華夏物證鑒定中心司法鑒定人、法醫室主任胡志強稱,黃洋是爆發性乙型病毒性肝炎致急性肝壞死,多器官衰竭死亡。法醫證人稱,乙型爆發性肝炎死亡和林森浩投毒可能是獨立的事件,“現有證據來講沒有支持黃洋是二甲基亞硝胺中毒致死。”
  對此檢方證人、鑒定人陳憶九則表示,黃洋符合N-二甲基亞硝胺中毒死亡特征,肝壞死引發多器官衰竭。“辯方法醫的結論是錯誤的,不能說三項指標陽性是患有乙肝,而是患有乙肝康復。黃洋就醫時,服用的復方氨基比林是常規退燒藥,劑量很小。肝髒的問題出現在服藥以前。”
  本報記者對話被告人林森浩的父親林尊耀:
  “打死也不信兒子會故意殺人”
  “律師阻撓道歉,還嫌我多事”
  廣州日報:在等待二審的這段時間,您是怎麼度過的?
  林尊耀:我還是希望獲得黃洋父母的諒解,這是我現在最大的心愿。兒子一審被判死刑,作為父親,我不能眼睜睜看著他去死。到現在,我都不相信他會故意殺人。
  廣州日報:上次聽您說已經去登門拜訪過黃洋父母?
  林尊耀:是的。當天我和我堂兄輾轉多次找到他們在上海的住處,想去給他們謝罪。去之前,我也預料到他們會情緒激動。說實在話,他們有任何反應,我都是理解的。
  廣州日報:那次見面據說也不歡而散,您最後還是被110“驅趕”的?
  林尊耀:說被110趕走,那是謠言。我們那天到達他們的住處後,就看到他們二老想出門,我的堂弟就上前禮貌地跟黃洋父親打招呼,他們反應很激動,讓我們走,不然就要撥打110了。我們幾乎哀求地說,請聽我們說上幾句吧,他們把我們幾個關在門外。等了很久,我堂弟拖我走的,走前還再三跟他們講,希望能給我們一次說話的機會。反正那時候,110還沒來。
  廣州日報:您是否有自己的苦衷?
  林尊耀:其實,在事發的當月,我就嘗試過找黃父。那時,我剛剛委托了律師。我們是農民,並不懂很多,以為什麼都聽律師的就好。我當時跟律師提出,我想去看看黃父,無論如何都要表示一下。律師說,沒有一兩百萬元,你去見人家沒用!沒必要去,別給他們添亂。
  廣州日報:那您自己沒有試過嗎?
  林尊耀:當然試過。我問了很多人,還讓親戚幫我上網發帖,求助網友,哪位好心人能提供一個黃家的電話。最終,就是在一審後,一個網友回覆我說,他有黃洋父親的電話,我趕緊去聯繫了,可惜啊……
  廣州日報:這些您為何不在之前說?
  林尊耀:我是個農民,不懂法,大城市都沒去過。要不是兒子犯事兒,我估計這輩子都不會來上海。我問過律師很多次,是否要去找黃家?怎麼找?都被他們敷衍過去,到後來打電話都嫌我啰嗦,不接我電話。我以為或許法律上確實不能這麼做。在這個事情上,我有責任,以為既然委托了律師,就應該完全相信了這兩個律師。
  廣州日報:這兩個律師是您自己找來的?聽說二審時會更換律師?
  林尊耀:我事發後來上海,這地方又無親無故,然後只能找一個商會幫忙。裡面的人介紹說,這兩個律師好像辦過大案,我也沒多想,就跟他們簽了協議。
  其實,我早就想換了。
  “他是個有委屈放心裡的人”
  廣州日報:作為父親,森浩在您眼中是個怎樣的孩子?
  林尊耀:他是那種有天大的委屈,都不會表露在臉上的人。我瞭解他,但這種性格也害死了他。你知道嗎?一審時在庭上,是我2013年春節後第一次見到兒子。我真想親自跟他說幾句,只有對著我和他媽媽,他才會放開一切。
  廣州日報:他在家裡表現怎麼樣?
  林尊耀:因為家裡條件比較一般,所以為了節省路費,他一般一年就回來一次。每一次回來,都會給弟弟妹妹帶禮物,還跟他們說要刻苦學習、老實做人。
  他媽媽有心臟病,為了供孩子讀書,去外面收廢品。他放假回來,只要媽媽出去幹活,他就騎著單車跟在後面,硬要給媽媽推廢品車,一路撿廢品。鄉親都說,現在這樣的孩子很少了,一點也不在乎別人的看法,就是為了盡孝。
  廣州日報:這些事情,您今天不說,或許永遠都不會有人知道。
  林尊耀:確實,他就是那種人。有一年他媽媽病了,送醫急救,親戚把他叫回來。在病房裡,很多人都哭了,他卻對著自己媽媽,沒有什麼表情,但事後他跟我講,他心裡難受極了,但就是表現不出來。所以,外面很多人說他冷漠,其實根本不是這樣!
繼續閱讀

念斌姐姐回應 急於赴港治病


  法制晚報訊(記者 王選輝) 今年8月22日,福建省高級法院公開宣判,涉嫌犯投放危險物質罪的念斌無罪。
  11月,念斌兩次辦理港澳通行證受阻,原因是9月平潭縣公安局已經重新立案,對念斌重新布控。
  家人:去香港就是為了看病
  11月14日下午,念斌和他的姐姐念建蘭前往福州市出入境服務大廳辦理港澳通行證,念斌卻被告知,他的身份信息在出入境管理系統中顯示為“犯罪嫌疑人”,不符合辦理條件。
  11月22日,第二次去福州市出入境管理局時,一位陳姓科長告訴念斌,今年9月平潭縣公安局對念斌重新立案偵查,將他列為“犯罪嫌疑人”,目前是布控對象,依法不允許出境。
  網上有一些人質疑,為何剛無罪釋放數月就著急出境?
  念建蘭對《法制晚報》記者解釋道,8年的冤獄讓念斌身心都受到很大傷害,留下一身疾病,在北京治療的一個多月的費用都是網友募捐和家中舉債籌來的。面對巨額的醫治費用,念斌一家舉步維艱。
  “曾經幫助過我們的香港律師知道我們的困境,幫我們在香港找到知名的專家,免費幫我們看病。所以我們才從北京醫院回來,只是為辦理港澳通行證。”念建蘭說。
  警方:我們是依法依規辦事
  11月22日晚,念建蘭給平潭縣公安局局長陳昌明打電話咨詢案件情況。電話錄音顯示,陳昌明回應,“電話里不能說,周一下午聯繫”。
  昨天下午,念建蘭再次致電陳昌明,陳昌明又稱:“下午臨時有變化,出差了,相關情況和平潭縣公安局法制大隊長吳勇聯繫。”
  念建蘭接著致電平潭縣公安局法制大隊長吳勇,詢問“公安局什麼時候對念斌立案?他涉嫌什麼罪名?”吳勇並沒有正面回答,他回覆說:“我們是按法律辦事,依法依規在做。”
  念建蘭追問:“念斌到底涉嫌什麼罪名?”上述負責人回覆:“涉嫌什麼罪名你們難道不清楚嗎?電話里不要談這些,我們當面說。”
  最終,雙方約好11月26日下午在平潭縣公安局當面溝通,念建蘭提出要律師和記者陪同,對方回應:“只接待家屬。”
  隨後,記者分別緻電平潭縣公安局局長陳昌明和上述平潭縣公安局法制大隊長吳勇,兩人均拒絕了電話採訪。文/記者 王選輝  (原標題:念斌姐姐回應 急於赴港治病)
繼續閱讀

烏魯木齊公交車躲行人撞護欄傷兩人續:司機被調崗培訓


  □《烏魯木齊一公交車方向盤失靈撞護欄 2人受輕傷》追蹤
  亞心網訊(記者 劉昕)11月19日,記者從烏魯木齊市公交珍寶巴士有限公司獲悉,經專業檢測鑒定,北門公交站事故車輛的方向、剎車等各方面操作系統沒有故障,車輛撞上路邊護欄是駕駛員操作不當所致,事故車輛駕駛員哈斯葉提已被調崗培訓。
  18日15時30分左右,一輛30路公交車在駛入解放北路北門公交站時突然撞上路邊護欄,造成兩人輕傷。司機當時稱,事發時,自己駕車進站因方向盤突然失靈撞上了護欄(詳見《烏魯木齊一公交車方向盤失靈撞護欄 2人受輕傷》報道)。
  珍寶巴士修理廠主管李林海告訴記者,經過檢測,事故車輛方向、剎車等各方面性能良好,已排除車輛技術性能故障原因。
  珍寶巴士王家梁片區經理翟金旺告訴記者,公交車在路上發生事故時,若是車輛技術問題,則不對駕駛員做相應處理,若是駕駛員操作不當所致,則要對其進行調崗處理,目前事故車輛駕駛員哈斯葉提已被調崗培訓。
  當記者通過電話聯繫到哈斯葉提時,她已因此事故被暫時調離駕駛員崗位:“當天出事故後,我也懵了,因為害怕沒有說出真正的原因。”
  哈斯葉提告訴記者,事發時,她開車剛準備進站時,路邊突然跑出來一名行人,她下意識地向右打了一把方向,所以才撞到了馬路護欄上。  (原標題:烏魯木齊公交車躲行人撞護欄傷兩人續:司機被調崗培訓)
繼續閱讀

立足地方特色推動縣域經濟發展


  據新華社上海11月14日電 (記者錢春弦 王蔚)為推動國內旅游及出入境旅游貫徹落實“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戰略構想,我國將2015年確定為“美麗中國-絲綢之路旅游年”。
  國家旅游局副局長杜江在14日開幕的2014中國國際旅游交易會上說,為通過發展旅游業落實共建“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戰略構想,國家旅游局將2015年國家旅游年主題正式確定為“美麗中國-絲綢之路旅游年”。這也是落實國務院《關於促進旅游業改革發展的若干意見》的重要舉措。國務院明確提出,要圍繞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建設,在東盟—湄公河流域開發合作、大湄公河次區域經濟合作、中亞區域經濟合作、圖們江地區開發合作以及孟中印緬經濟走廊、中巴經濟走廊等區域次區域合作機制框架下,推動我國同東南亞、南亞、中亞等區域旅游合作。
  (原標題:“美麗中國-絲綢之路旅游年”)
繼續閱讀

鷹擊長


  李漢
  韓德彩
  1949年11月11日,人民空軍宣告成立,開始履行國土防空的神聖使命。
  而在抗美援朝中,新生的人民軍隊第一次在空中與敵機交鋒,多次擊落敵機,並創下了空戰史上多項紀錄。
  首次擊落敵機
  1951年1月21日,侵朝美國空軍F-84型戰鬥轟炸機20餘架,對平壤至新安州一線的鐵路線進行轟炸,企圖阻斷志願軍的後勤供應。志願軍空軍第4師10團28大隊起飛6架米格-15型殲擊機,由大隊長李漢率領前去迎擊。李漢開炮將敵機擊傷。
  1月29日,28大隊起飛米格-15型殲擊機8架,在安州上空與敵相遇,李漢咬住1架敵機緊追不捨,距敵300米處瞄準射擊,將敵機擊落。這是志願軍空軍在抗美援朝作戰中,首次擊落敵機。
  勇戰“雙料王牌”
  1953年4月7日下午,志願軍空15師43團12架米格-15比斯型飛機與美空軍F-86機群空戰後返航。飛行員韓德彩和長機在空戰中擊落美空軍F-86型飛機1架,飛行員跳傘被俘。經該機駕駛員系美國第51聯隊上尉小隊長、“雙料王牌”哈羅德·愛德華·費席爾。
  同溫層擊落敵機
  1958年2月18日,國民黨空軍美製新型RB-57噴氣式遠程高空偵察機進入山東半島偵察,我飛行員胡春生、舒積成立即駕駛殲—5殲擊機起飛迎敵,在15700米高度將敵機打得凌空爆炸,開創了世界空戰史上首次在同溫層作戰並擊落敵機的範例。
  近戰
  1967年6月12日13時34分,在北部灣海面上空發現美國無人駕駛飛機1架。空軍駐廣西的殲擊航空兵某師作戰分隊副中隊長劉光才駕機,在飛機時速大於敵機400千米的情況下,冒著與敵機相撞的危險,勇敢地靠近敵機。距敵183米時,發射13發炮彈,至距敵57米從敵機腹下衝過,敵機被擊落。這是空軍殲擊機飛行員在最近距離上擊落敵機。
  “零”高度擊落敵機
  1955年6月27日,我飛行員王昆率隊迎擊國民黨空軍,從高度2000米一直往下追敵,在距海面70米處開火,擊落敵機,在世界空戰史上首創“零”高度擊落敵機的奇跡。
  極限殲敵
  1968年3月15日,美國無人駕駛偵察機1架,高度2.1萬米—2.04萬米,入侵中國雲南孟臘、思茅、昆明、平遠街等地上空。空軍駐雲南的殲擊航空兵某師作戰分隊副大隊長張恩華、中隊長王志信在地面指揮所準確引導下,發現敵機後,在2.04萬米高度上,距敵200米開炮,將敵機擊中。隨後王志信在2.03萬米高度上,距離200米開炮,將敵機擊落,殘骸墜於蒙自地區。這是空軍歷史上在最高高度上用機炮擊落敵機。
  三軍協同解放一江山島
  1955年1月18日,空軍配合陸、海部隊聯合作戰,解放浙東一江山島。當日凌晨4時11分,空軍第1批殲擊機出動,掩護集結登陸部隊完成登艦起航準備。隨後輪番出動殲擊機,分批在戰區上空巡邏,在作戰全過程對整個戰區進行掩護,並對轟炸機進行直接護航。這是人民空軍第一次參加陸、海軍合作登島作戰的成功戰例。
  重慶晨報記者 譚遙 整理 圖為資料圖片
  中國戰機
  ▲
  ▲
  ▲
  殲-20戰鬥機
  代號:威龍。北約代號:火焰獠牙。該機是中國成都飛機工業有限責任公司為中國空軍研製的第四代雙發重型隱形戰鬥機,用於接替殲-10、殲-11。該機將擔負我軍未來對空、對海的主權維護任務。2011年1月11日,殲-20在成都實現首飛。2014年3月1日,中國最新版2011號殲-20隱形戰鬥機成功首飛,伴飛的是一架殲10S。
  最大速度:1.7馬赫;最大飛行高度:18500米;作戰半徑:2000公里。
  ▲
  飛豹戰鬥機
  殲轟-7又名“飛豹”(JH-7、FBC-1北約代號:比目魚),是中國西安飛機製造集團與603研究所合作設計製造的一款戰鬥轟炸機,其主要設計用以進行戰役縱深攻擊以及海上和地面目標攻擊,可進行超音速飛行。在戰鬥機世代上為標準的第三代戰鬥機。該機主要裝備海軍航空兵。
  最大速度:1.7馬赫;升限:15500米;作戰半徑:1600公里。
  ▲  (原標題:鷹擊長 )
繼續閱讀

慈利縣首期月嫂技能培訓班正式開課


  紅網慈利站11月5日訊(分站記者 於山珊 王楊)為促進慈利縣廣大婦女實現更高質量的就業,11月4日,慈利縣首期月嫂培訓班在縣就業局開課。
  隨著社會經濟快速發展和人民生活水平的不斷提高,家政服務業作為一項新型的朝陽產業得到了蓬勃發展,為廣大婦女創業就業提供了廣闊舞臺,而“月嫂”作為專業護理產婦和新生兒的一種新興職業,社會需求非常大,人才市場供不應求。慈利縣婦聯與縣就業管理服務局結合該縣實際,決定舉辦慈利縣月嫂技能培訓班。這次首批培訓的50名學員主要來自零陽鎮範圍內48歲以下的婦女,她們將在15天的培訓時間里,通過理論指導和現場實踐的培訓方式,對母嬰護理員崗位要求、新生兒護理、新生兒保健、新生兒疾病與意外傷害的預防護理、產婦的日常護理等內容進行集中學習。
  為了讓這首批學員儘快的掌握學習內容,慈利縣就業局還從湖南頤而康職業技術學校以及縣人民醫院、婦幼保健院請來專業的育嬰專家講師、醫師為學員授課。學員們在通過培訓經考試合格後,將獲得《母嬰護理員培訓合格證》和《母嬰護理員初級職業資格證》。  (原標題:慈利縣首期月嫂技能培訓班正式開課)
繼續閱讀

凶手願彌補賠償 獲家屬諒解


  京華時報訊(記者趙楠楠張淑玲)因旗下媒體發佈“英達攜神秘美女酒店喝咖啡並回公寓過夜”的微博、視頻,廣州市南都周刊傳媒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南都娛樂周刊)和北京天盈九州網絡技術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鳳凰網)被英達訴至海澱法院,並被索賠12萬餘元。記者昨天獲悉,海澱法院已受理該案。
  英達訴稱,今年10月12日,南都娛樂周刊在其新浪微博發表名為“預告·英達攜美女同回公寓”的消息;10月14日上午,鳳凰視頻又發佈了名為“宋丹丹前夫英達被曝帶神秘女友回公寓過夜”的視頻。英達稱,他近期正為一部新戲一直生活在劇組,上述消息子虛烏有。英達認為,兩被告未經調查核實,僅憑主觀臆斷,虛構事實,該不實消息詆毀且極大損害了自己的公眾形象,使自己的社會評價降低,故應在其網站首頁道歉並賠償經濟損失12萬餘元。
  昨晚,記者查詢發現,英達訴稱的微博及視頻仍然存在。南都娛樂周刊在相關微博所預告的周一即10月13日,並沒有進一步發佈關於英達的消息。
  昨天,記者致電英達,但其手機一直無人接聽,短信也沒有回覆。記者聯繫英達的助理,對方答應幫記者轉發短信。直至記者發稿時,英達助理稱沒有得到英達的回覆。
  目前,該案正在進一步審理中。
  >>律師說法
  失實程度及影響決定是否為侵權
  北京法桓律師事務所律師王鵬指出,媒體報道要遵循保證事實準確,不肆意傳播不實消息的原則。媒體報道是否侵犯當事人名譽權,要看文章的真實度,如果嚴重失實、造成惡劣影響,就需要承擔侵權責任。此案中兩家媒體報道的“英達事件”,若查證並非英達本人,爆料媒體是要承擔侵權責任的。
  王鵬說,公眾人物在公眾視野範圍內的行為不屬於隱私範疇,拍攝明星並不構成侵犯隱私。但偷拍明星在家中的私密行為則是違法的。對於惡意傳播不實消息的行為,當事人可提起刑事訴訟或民事訴訟,追究爆料人名譽侵權責任。
  >>事件回顧
  新麗傳媒:視頻中男子非英達
  10月12日晚《南都娛樂周刊》在新浪微博上發表名為“預告·英達攜美女同回公寓”的微博,內容為“曾與前妻宋丹丹公開交惡的英達,近年表現得愛妻愛子,作品不多卻搬了新宅添了豪車,妻子梁歡和兒子英如鏑長居美國。沒想到記者近日卻目擊留守北京的英達攜神秘美女酒店喝咖啡,並返回公寓過夜,而據瞭解英達也沒離婚,究竟怎麼回事?周一揭曉”。
  10月14日上午鳳凰網發佈“宋丹丹前夫英達被曝帶神秘女友回公寓過夜”的視頻信息。
  同日,新麗傳媒工作人員證實,視頻中的男子是新麗傳媒的老闆曹華益,是在與好友喝茶聊天時遭到了偷拍,被誤認作英達。
  英達當天也委托正在拍攝的新劇《龍號機車》製片人張磊的微博對此報道發佈聲明,聲明中說:“近日,有無良媒體張冠李戴,發佈‘英達攜妙齡女郎回家過夜’的假新聞,給我和我的家人,也給我的劇組造成很大困惑,因此有兩句話不得不說:兩條八卦視頻,一條是我和太太梁歡,與朋友夫妻去做足底。另一條視頻中被偷拍者,根本就不是我!烏龍也好,惡意也罷,我過去一向相信清者自清,對於各種謊話謠言,從不回應。可如今正值廣電總局‘封殺劣跡藝人’的風口浪尖,我不想讓這個莫須有的醜聞,影響我正在拍攝的新戲的聲譽,所以這次不能沉默,必須站出來發聲,這是對整個創作團隊負責!我已委托律師處理此事,將保留一切法律追究的權利。”
  10月23日英達在新劇《龍號機車》開機發佈會上直面媒體回應此事,他說:“我已經在相關的網站上發了聲明,而且我現在已經委托律師起訴他們了。”  (原標題:英達起訴兩媒體侵權索賠12萬)
繼續閱讀

“臨時工”為何成了執法主力?


  北京市人大法制委員會的專項調研顯示,一名城管隊員執法,總計需要42個部門配合。此外,北京市人大的調研還發現,北京的各類臨時執法人員高達20萬以上,是正式工的3倍,而缺乏執法權限的臨時工參與一線執法的比例也遠高出正式工,這種現象在各地均十分普遍。(10月24日《京華時報》)
  從錶面上看,臨時工成了執法主力,是因“事多人少、編製有限”。雖然這種說法看似很無奈,實際上已經讓嚴肅的法律“很傷面子”。執法是指國家行政機關依照法定職權和法定程序,行使行政管理職權、履行職責、貫徹和實施法律的活動。現在因為“人手不夠”,弄得像建築工地一樣,用臨時工來充數。說句難聽的,這已經是不把法律當法律,而把執法當做一種普通體力勞動了。
  可能正是因為這是一種在體制內養尊處優慣的人不願意做的“體力活”,才會出現各類臨時執法人是正式工3倍的“喧賓奪主”。因為,用臨時工的“好處”一是苦活、臟活、累活基本是他們承包了,正式工都是“領導”,只負責宏觀指導,具體落實則要靠“臨時工”;二是同工不同酬,“臨時工”不僅在錢、物等方面的待遇比較低,而且沒有絲毫上升空間,哪怕幹得再好也是升遷無望;三是一旦出問題容易被當“替罪羊”。因此,這支臨時工成了主力軍的執法隊伍,才得以如此龐大。
  形成這種局面的原因,難道真的完全是“事多人少、編製有限”?那麼,筆者不禁想問,“一名城管隊員執行各類執法任務,總計需要42個部門配合,13項權力確認”的程序中,是否存在部門職權交叉,推諉扯皮的官場陋習?而所謂的“42個部門配合”,無非也是關於申請、審批、協調等後臺操作,那麼,這些人力、物力能不能精簡下放一些到執法第一線?關鍵問題是,一項“需要42個部門配合,13項權力確認”的執法任務,最終由臨時工去實施,到底是42個部門在“扯淡”還是13項權力之輕?
  懶政在官場腐敗中已經算不上“重疾”,但在有關執法的權力行為中,也幾乎像環衛工作一樣,最終讓臨時工成為主力,無疑有悖於法律的嚴肅性和威懾力,更存在著違法執法的風險。事實上,城管的違法暴力執法已經屢見不鮮。剛剛閉幕的十八屆四中全會提出,“全面推進依法治國,堅持法治國家、法治政府、法治社會一體建設”。會議還指出,“推進法治專門隊伍正規化、專業化、職業化,完善法律職業準入制度”。而以臨時工為主力的執法隊伍,已經明顯與依法治國和與此必須達到的“專業化法治”格格不入。
  那麼,如何解決這個當務之急?雖然逐步清退“執法臨時工”是最直接有效的,但也要謹防在編製擴充時的徇私“轉正”。因為,在這些臨時工中,不少也可能是通過關係混上這碗飯的。如果憑關係“轉正”,無異於“蘿蔔招聘”,不但於事無補,而且對某些素質底下的人,好比如虎添翼。而更重要的是,按照高效政府的要求,藉此推動政府職能轉變和簡政放權,對於龐雜的執法部門、交叉重疊的執法權限進行進一步精簡與科學整合。一方面通過素質提高效率,另一方面正好解決目前普遍存在的機構臃腫、人員冗雜的問題。再適當從國考中吸收合適人才,就能打造一支專業化的執法隊伍。
  文/知風
  
  (辣味時評,一掃就行!歡迎各位親愛的作者關註紅辣椒評論官方微信!同時官方微信平臺將不斷推薦展示優秀作者!)  (原標題:“臨時工”為何成了執法主力?)
繼續閱讀
網誌分類篩選
收起分類
分類篩選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